家园,何时不消说再见

作者: 骆汉春

  把乡愁装进行李箱,带回奋斗的城市。

  2019年春节假期,就这样结束了。

  当积攒一年的乡愁,只能用七天治愈,不少人都会动摇,留在家乡还是再次远行。当被问及,为何选择离开家乡,答案有很多:资源、机会、梦想……

  如果,家乡有了你向往的一切,是否可以把你留下来?

  留下来

  毕业后分配到国企的易奉阳是村里人羡慕的对象,离开家乡的几年,作为火车司机,每年春节亲历春运大迁徙,让他对离别和乡愁感触更加深刻。

  2011年,老家刚上任不久的村支书向易奉阳抛出了橄榄枝。

  “书记说村里现在有发展平台,正缺人才,希望我能留下来。”

  虽然常年在外,但村里这几年的变化易奉阳都看在眼里:家里人都住上了村里统一规划建设的联排别墅,卫生服务站、电商服务站、居民活动中心等配套也陆续建成,村里人每天朝九晚五在企业里上班,和城里人过的生活没什么两样。

  再三权衡下,易奉阳放弃了“铁饭碗”,回到了老家四川成都郫都区战旗村。

  彼时,郫都区还未撤县设区,提及这里人们能想到的就是郫县豆瓣酱;对于战旗村,更是知之甚少。但在农业大省四川,战旗村被视为四川“华西村”一样的存在,是四川对外展现农业发展的一面旗帜,历任村支书皆以擅长发掘土地价值著称。

战旗村

  向易奉阳抛出“橄榄枝”的战旗村村支书高德敏,也不例外。会计出生的高德敏是个擅长算账的精明人,上任后很快意识到,战旗村的土地利用价值还远未及“天花板”。

  “土地的集体所有权是发展集体经济的本钱。过去只强调农民对土地的承包权和经营权,忽略了土地的集体所有权。一些外出的农户宁肯让土地荒着,也不给集体使用。”高德敏说。

  2011年战旗村进行了全面的土地确权,遵循依法、自愿、有偿原则,村集体出资50万元折股量化、农户以土地承包权入股,组建“村、企、农三合一”农村土地股份合作社。

  合作社将土地集中流转,通过对外招商或自主开发等方式发展现代农业,实现土地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易奉阳回村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进入蔬菜专业合作社,“从0到1”,学技术、学管理,和企业、村民们打交道。

  这一轮土地集体产权制度的改革,不仅为和易奉阳一样的年轻人回乡发展创造了平台,也为战旗村日后成为全国农村土地改革,乃至全国“乡村振兴”的一面旗帜,奠定了基础。

  2015年,成都市郫都区被列为全国33个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县之一。战旗村再次抓住了机会,将原属村集体所办复合肥厂、预制厂和村委会老办公楼共13.447亩闲置集体土地,以每亩52.5万元的价格出让,收益超过700万元。

  由此,战旗村实现了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转身,引进乡村旅游等4个产业项目,打开了社会资本有序进入农村的市场大门,被誉为四川省敲响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第一槌”。

四川省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第一槌“乡境”项目

  2017年,战旗村集体资产达到4600万元,集体经济收入462万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6053余元,高出全区平均水平1993元。

  蝶变

  2018年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战旗村,称赞“战旗飘飘,名副其实”,并要求战旗村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继续“走在前列,起好示范”。

  总书记的认可与嘱托,让战旗村第一次受到全国瞩目。跟随总书记的脚步,皇冠足球备用网址,蓄势待发的战旗村向全国展现了一幅宜居宜业宜游的新时代乡村图景,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网红村”。

  如何承载总书记嘱托,让“网红村”一直红火下去?

  2018年8月8日,一座汇集川西民居小桥流水、修竹环肆、青砖白瓦的综合商业体——乡村十八坊正式开园。

乡村十八坊

  这座由战旗村村民自筹资金,自主设计、修建、经营的商业体,定位为以传承非物质文化技艺为核心的旅游商业文化综合体。

  走进其中,仿佛进入一个穿越时空的沉浸式体验空间,郫县豆瓣、蜀绣、“三编”等多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者、手艺人,让传统技艺在此活灵活现。


上一篇:UmTi:现在感觉很糟糕 想杀了我自己
下一篇:我国建成全球最大清洁煤电供应体系